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放个假还感冒了orz

【谢沈】侧耳倾听(九)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九)

谢衣上次来的时候,这个家比现在有“人”味多了。电视墙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偶,其中有三只是一个系列里的,一看就是一家人。一只兔子,一只猫,和一只耳廓狐。兔子代表购买这三个玩偶的小姑娘沈曦,黑猫是小姑娘的哥哥沈夜,还有一个狐狸,谢衣那时候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为什么是狐狸,小姑娘却嘿嘿一笑,“抢走了哥哥的人是兔子的敌人,但是我不讨厌谢衣哥哥,所以谢衣哥哥不是狡猾的狐狸,是可爱的狐狸。”

小姑娘对闯入他们的世界的谢衣有过猜疑和忌惮,最后认可了这位新的“家人”。如今电视墙上面空落落的,谢衣的心里也空落落的。


沈夜的态度不太友善,从下了车开始,他阴阳怪气地下了好几次逐客令。开先是自己没残疾不劳烦大明星跟着护送,见谢衣一副听不懂没听见无所谓的样子,沈夜把事情上升到了深更半夜跟个男人回家要是被人看到了对大明星的影响不好的地步。沈夜说,谢衣也就听着,不赞同不反对。沈夜表达感情是不坦率的,无论爱慕还是厌恶。他不会直言“我讨厌你,滚开”,这恰恰给了谢衣可趁之机,只要装傻装得足够像,沈夜就真的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走进沈夜的卧室,打开衣柜,抱出被褥,移至客厅沙发。谢衣在沈夜新一轮发作之前完成了这一切。好不容易回了家,接下来的几天假期好好和沈夜聊聊,当年到底是谁的错根本不重要,那点矛盾也根本就不是一个足够让他们不相往来的深仇大恨。况且——沈夜对他也没有他想象中的绝情。

睡不着的夜晚总是显得尤其漫长,谢衣辗转反侧一整晚也没有想出如何开口去和沈夜重新开始,反倒是沈夜的健康状况更牵动着谢衣的心。谢衣又忆起了那晚的梦,内容明明是他一点也不乐意看到的,却促成了他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胃不舒服的人需要一些清淡的流质食物,这恰好是谢衣最擅长的。只有不加佐料只需要米和水的白粥,即使是谢衣也能做得可口暖胃。

按照以往的经验,沈夜的作息是不会因为假期而改变的。谢衣赶在沈夜起床之前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完成了这一切,又觉得只有一锅白粥实在单调了些,可能会被沈夜嫌弃。谢衣犹豫再三,决定再加个虽然不太擅长但做出来肯定也能吃的水煮荷包蛋。前两个下锅的时候就煮散了,好在第三个虽然也煮成了全熟的,卖相还过得去。谢衣把散得不成蛋样的两个捞给自己,最好看的那个留给沈夜,又顺手加了一勺蜂蜜。


沈夜的卧室亮起了灯,这代表沈夜已经醒了,却又迟迟不见他走出卧室。谢衣在门口站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敲响了沈夜卧室的门。

“阿夜,早饭我煮了粥,你胃不舒服,吃点清淡的正合适。”

房间内什么动静都没有,光却熄了,看来沈夜是不肯赏脸。

谢衣有些沮丧,他安慰自己道这不能怪沈夜,谁让自己的厨艺实在没给沈夜留下什么好印象。沮丧归沮丧,不能让沈夜不吃东西,谢衣回到陪伴了他一夜的沙发,摸出手机查找合适的外卖。青菜鲫鱼粥配个蛋花汤,看起来简单美味。早上不是用餐高峰期,外卖很快就送到了。谢衣又敲了敲沈夜卧室的门,告诉沈夜自己买了食物。房间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连之前的开关灯的动作都没有。沈夜从来不懒床,谢衣觉得他大概只是不想见到自己。


“阿夜,就算你讨厌我也好,也不能跟自己的胃过不去,本来胃就不舒服,再不吃东西怎么成。”

“和你没关系。”门里面传来冷淡的男声。

“那还能和谁有关系……”谢衣斟酌了一下,补充道:“我等你一起吃饭。”


这招威胁与沈夜一起绝食果然奏效,傍晚的时候,坐不住的沈夜终于打开了那扇门。他理了理凌乱的衣衫,劲直走向厨房,舀了一碗谢衣早上煮的白粥。

“愣着干什么,不吃饭?”

谢衣承认他确实呆滞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回应道:“先等等,粥有点凉了,热热再吃。”


这是一个好的契机,,很适合把话说开,开始新的生活。如果沈夜没有之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黑地的话。


“我们去医院。”谢衣没有犹豫,直觉告诉他沈夜的身体是真的出了问题,惊得谢衣眼皮突突地跳。

“不碍事,老毛病而已。”沈夜挥开谢衣试图搀扶他的手,另一只手捂住了上腹。

梦中的景象又出现在谢衣眼前,谢衣看见沈夜苍白的皮肤,他撕着声音大声呼唤沈夜的名字,回应他的只有沈夜单薄的背影。谢衣沉默了一会,压抑着快要哭出声的情绪道:“你跟我去医院,我以后不再来烦你了。”

沈夜有点惊讶,却冷笑着对谢衣说了一个直插谢衣心窝的字。

“好。”


【谢沈】sodom全文打包试阅

本子策划很久了,终于可以正式启动(๑•̀ㅂ•́)و✧

因题材特殊性,未在外面公开全文,避免出现买了本发现不能接受rlgl的情况公开一下。

一点小私心,设置了密码。足够真爱不存在破解不了的问题,不要在我能看到的地方做伸手党哈。

链接: 密码:ahax

压缩包密码:谢衣在石不转上刻的字的首字母+谢衣对月吟的那首诗的诗名首字母+谢衣怀念流月城时的BGM首字母。

本子还有另外两篇文,飞蛾和闻香识侶人系列,没有上锁直接在外面就能看,没有放在包里

正式本子会修文,新增完美结局,修改过的就不会放出来了。

电视剧是怎么拍成的

黑文,黑文,黑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见到粉emmmmm你是想见识为什么锁二被称为全圈SJB的话。


其实最近我干了不少坏事,包括谢衣的共享单车账号被锁了(微博梗)谢衣家租房结果屋顶漏雨去英俊家借宿等等,结果一个都没写完。不过诸君放心,本文是最黑的,这是第一次干这么无聊的事,是不是最后一次不知道。


---------

时逢电视剧古剑奇谭大红大紫,村里的小老板也有了自己的远大孟想。不就是电视剧嘛,我也能拍,那么问题来了,小老板没有任何影视制作经验,该如何拍电视剧是个难题。

不过俗话说得好,有孟想谁都惹不起,小老板孟想远大,谁敢惹他啊。这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究竟怎么拍。


作为一个孟想远大的老板,他自然是不甘心让他的心血巨作蒙尘的,他要火。为此他不得不四处取经,怎样才能做出一部有话题的电视剧。评论中各路被孟想照耀的人们各抒己见,大多是什么演员要符合人设,演技要好,特效不能5毛,服化道具要良心。

小老板微微蹙起眉,左手捏起他的双下巴,这都是老生常谈了,谁不知道。小老板叹息一声,难道就没有什么有突破性的,有建设性的意见吗?

突然眼前红光一闪,小老板在里面发现了电视剧成功秘诀。一条号称目前市面上80%以上大火的现象级电视剧都靠此法拍摄的秘诀,那就是XJBP法。


什么是XJBP?要怎么XJBP?小老板心里有满肚子的疑问。那人却邪魅一笑,附在小老板耳边说了几个字,声音不大却如雷贯耳,小老板立刻醍醐灌顶。

他说:“XJBP那就是瞎叽吧拍啊!”


得到了迈向胜利的宝典之后小老板开始紧张的张罗起演员的问题来了,团队为他找来了pipi美,小老板左看右看,有点不满意。那些贰刺猿粉游戏粉的意见小老板虽然不会参照,好歹也都看到了。

“他们说得找个符合人设的,你看看他,只要往那一杵,半个屏幕都是他的脸。”

给小老板介绍pipi美的人振振有词道:“什么游戏人设,不就是一条鱼吗,带鱼难道不是鱼?”

小老板一听觉得有点道理,还是挺符合游戏人设的,那就这么敲定了。


解决了夏夷则的演员问题,接着就是乐无异。这个演员不好找啊,既要麦麸又要直,好秉承树女神和蕊嬷嬷的麦麸完了立牌坊的光荣传统。pop子倒是非常合适,最佳人员,你看这一个脸长一个脸宽,一看就是一个剧组出来的。

pop子就算是个过气的爱豆那也是个爱豆,作为一个爱豆没有应援口号怎么行。孟老师大手一挥,“一家三口,乐乐最丑。”

嗯,押韵,牛逼lity,好。


口号喊出来了,演员也得这么找,什么胡兵啊,曾黎啊,长得好看的那都是爹妈,颜值断层怕什么,反正乐乐是捡来的。哥哥倒是亲的,找个颜值匹配的没毛病,你看他长得像一头熊,不如叫他熊王吧。

小老板想起那些孟想远大的小粉丝的哭喊:要还原。仔细一琢磨咱不能叫熊王,咱们得还原啊。


还剩俩演员没找,小老板这时候被推荐了一个人,他瞟了一眼:“这不好吧,你看他脸上有眉间纹鱼尾纹兔子线法令纹嘴角纹木偶纹劲纹……12345道……妈耶,这有点老吧,是褶子成的精么?”

那人被惹急了,竟公然怒骂道:“你懂个屁,这叫古典美人!不够老怎么古典呢?多少人贴个白发白眉为了做旧都做不出来呢!”

小老板仔细一想,似乎是这么回事,那得找个更古典的出来,不能辜负这古典美人的芳泽啊。


小老板积极向外递剧本,可惜颗粒无收。一定是他们都不够古典,我们剧组大阵容大制作没毛病,小老板愤恨地想。


挑了半天总于挑中一个够古典的了,噢你看这刀锋一样的眉,这犀利而深刻的眼神,还有那性感的又像痦子又像囊肿的逗,简直完美,prefect!甚至还有肾虚的声音,一听就是中老年油腻大爷。谁敢说不够古典?那都是不懂游戏的内涵wwwwwwwwww


可是为啥推荐那位古典美人的小姐妹气得捶胸顿足了啊。

可能是错在她想拉的瓜爱留胡子叭。


这剧可算是拍好了,裹上鸡蛋液沾上面包糠,有孟想的人都馋哭了。

【谢沈】Sodom(五十二)

我的评论去哪了…………………………

250583552本群共享,或者等完结了有个试阅包(不含番外)

Angry River:

former:

 

下周就能完结了!!!!!赶在260KB前写完了哈哈哈哈哈!!!!!!!!!

藕叶!!!!!!!

 

花:好的我终于可以催图去了。

我:……………………完了怎么觉得又要FLAG了……………………

===========================================


【Answer :Welcome to your fear(5)】

 

   “……我知道你在这里,谢衣,但这无济于事……”沈夜抬起头,他看着谢衣,脸上露出了一个惨然的笑容,“我没有说错,一直没有说错,我就是被憎恨着……我从来就没有逃脱命运处心积虑的暗示,更没有逃脱正义蓄谋已久的报复……我忘了她们……我忘了她们……这对因我而死的孪生姐妹……我竟然忘了她们!”

 

**************************************************************

 

看不到就摇。摇就完事儿了。

 

**************************************************************

 

 “我得送你走,谢衣。我得送你走。”他感到有液体一滴一滴地落进了衬衣领中,滚烫到仿佛能灼烧灵魂,“因为天火又要降下来了,就像我在百合花枯萎的那一夜回头时所看见的一样。”

 

——TBC

 

 

【谢沈】侧耳倾听(八)

(一)(二)(三)(四)(五)(六)(七)


(八)

五年让沈夜变化了很多,变得让谢衣不认识了。谢衣回忆了一下从前沈夜,沈夜也和他生过气,两人真正在一起后才发现其实对对方的了解一点都不深入。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的问题都不值得一提,谢衣在这上面总结出不少经验,尽管他对沈夜的评价说出来后他所有的小伙伴都表示不敢苟同,谢衣任然坚持那是他们都没有眼光。


沈夜是黑夜中的灯塔,是阴霾中的明灯,是苍穹中的孤月……如果不是那时华月和瞳一致要求他打住,他还能继续吹个百八十字的。除此之外,沈夜说话还时不时的需要反着听。他第一次质疑谢衣的业务水平的时候其实一点都没有生气,谢衣从他通红的耳根看出来,他其实还挺高兴的。


那时候他们刚同居不久,谢衣偶然间听闻沈夜出演过一台剧,效果整体不算糟,但沈夜的高音完成度也远远算不上优秀。沈夜那年比谢衣还小几岁,只是个在校学生兼替补,原以为是没有机会登台的,可谁知道主演那几天家里出了点大事,沈夜被赶鸭子上架般推上了舞台。这一场表演网络上没有任何视频音像资料流传,只有少数较为年长的粉丝神神秘秘的交流沈夜当年有多青涩可爱,技巧不成熟转音还有点奶声奶气,最难的那几句分明可以降调来提高整曲完成度,他却认认真真用原调唱完了,可惜有点小破音。


谢衣混迹于沈夜的粉丝群中从来都是掌握着第一手资料的大佬人设,居然头一回听说有他不知道的剧,几位姐姐那带有奇怪的偏向性描述十足的勾起了谢衣的好奇心,此时他比任何人都抓心挠肝的想看沈夜表演的万世巨星。

这可是一个全网都没有的资源,谢衣能想到的唯一能让他重见天日的途径就只有靠内部资源了。谢衣问遍了与沈夜同龄或者比沈夜年长的朋友,得到的结果是确实有录像,但由于当时沈夜是替补,仅上台了一次,录像还会保留下来的希望不大,但当时刻了一张碟作为沈夜的首秀纪念送给了他。

谢衣在家中提过此事,沈夜当时的回应是“黑历史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想听我唱歌看近几年的录像就成。”


并不是想挖掘谁的黑历史,我只是想看看以前的你呀。

既然恋人已经明确拒绝,谢衣也不想触恋人的霉头,想看那就只有自己偷偷找。趁着沈夜不在家的功夫,谢衣手脚麻利地翻出了觊觎了许久的碟片,笔记本里已经提前装好了解码器,插上耳机,鼠标放在最小化的按键上,像做贼一样开始观赏青涩的恋人。若不是这是专程给沈夜留作纪念的录像,谢衣甚至怀疑摄影师对沈夜图谋不轨,沈夜的各种角度清晰特写应有尽有,额角的毛汗,微红的嘴唇,若隐若现的锁骨。

正如那些粉丝群里的人所言,这不是一份完美的表演,瑕疵还不小。但沈夜的表演却能带动观众的情绪,将耶稣的痛苦挣扎刻画得入木三分。谢衣沉浸其中,完全没有发现提前回家的沈夜,直到被夺走了鼠标,关掉了播放器。沈夜看起来很不高兴,谢衣也不敢多作解释,沈夜不提这事谢衣也不提,就当它就这么过去了。


谢衣最后还是如愿得到了这盘碟,那天是一场内部小型音乐会,来的不是业内人士就是业内人士的亲朋好友。谢衣唱的就是这首被沈夜认定为黑历史的,万世巨星中的曲目《客西马尼》。一曲下来沈夜的表情可谓是变换莫测,起初是赞赏与欣喜,恨不得昭告天下谢衣是他的徒弟,后来就是是震惊与失望了,谢衣不用看都知道沈夜的脸色肯定越来越黑,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则,谢衣用自己的方式将沈夜当年那场客西马尼复原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高音依然很刺耳不太好听,但谢衣没有破音,完成度高一些,在大家看来这是他自己独特的演绎方式了,是一场瑕不掩瑜的表演。只有沈夜不一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下来后他摆着一张臭脸质问道:“好啊,就唱成这个样子,你到底想不想好好唱歌!”

不料谢衣却笑眯眯道:“我也有黑历史了,不光阿夜看到了,大家都看到了,我们扯平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大的不满没发泄出来,沈夜对着这张脸就泄气了一大半。他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戳了一下谢衣的额头,“你呀,好的不学。客西马尼的高音最受大众认可的唱法是用甜美的假音滑上去的,不是我那样的高音全靠吼。”

“我知道啊,可是那是阿夜的唱法,我喜欢。可惜阿夜不让我看。”


到他们分手之前,沈夜每一次与他发脾气,不过是些恋人间的小打小闹。沈夜说话不好听,但他嘴硬心软,心肠是不坏的。

刚走到饭店门口,谢衣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想逼自己离开,却没见他从那个门出来,他为什么自己不走呢。心中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谢衣快步折回原来的位置,服务员已经开始打整桌上狼藉,沈夜却不在那。


“他去哪了?!”谢衣揪起服务员的衣领,在服务员错愕的眼神中发现自己的失仪,“对不起,我是想问,刚刚坐在这里的那位先生去哪里了您知道么?”

服务员为他指了一个方向,谢衣连连到谢后,一头扎进了洗手间。酒精和胃酸融合,散发出的味道可谓销魂。胃里的东西几乎吐空了,沈夜扶着洗手池墙面上的镜子,一下一下不住地干呕着。谢衣伸手抚上了沈夜的脊背,轻轻地拍打,直到沈夜稍稍平复下来,谢衣哑着声音道:“我送你回家好吗?”


万世巨星的录像其实谢衣不是在音乐会那天得到的,沈夜在发现他偷看的当晚就将它塞进了谢衣的床头柜。只是谢衣以为沈夜生气他偷看的行为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直到音乐会那天。

沈夜其实从来都没有变过。

 


古剑olow的那一对,虽然和谢沈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就是做了一个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贴谢沈的人设(连性格,职业和配音我都包含在人设的范围里)
本来我对这垃圾游戏都心如止水了,今天聊起了olow前不久的5测剧情,这骚操作是真的让人震惊。。
一边感叹我家谢沈没有这么low,倒贴多大脸,一边理讨,我现在居然真的有点意难平了。。。。

就,现在的情况大概就是明月尘的人设又被改了一次,这下他彻底没有渣那个妹子了(一测时是妹子是明月尘的妻子,被邪剑污染出现了会发疯的情况,明月尘就抛弃妻子了,还不让妻子见儿子。四测这段删了,仅隐晦的提了下明月尘有个情人,该女人偷偷去看儿子,没点明她是谁。)现在是妹子因为族里规矩不能和明月尘结婚,嫁了别人,还想继续和明月尘保持情人关系,明月尘不能接受带着儿子跑了。

刚刚还觉得明月尘总算甩掉惊天大渣男的称号了,结果他转头渣了另一个。
就是古网卖腐营业的cp,祸烨莲。已知,祸烨莲主管刑罚,一直生活在阴影里,心狠手辣,cv吴磊,声线用的和沈夜完全一致,和明月尘关系极好,只对明月尘不设防(明月尘把感情污点洗掉是个风光霁月的男神人设,配音应该是赵岭没有接,但是语气断句和谢衣很相似)只有明月尘可以叫他阿莲。
听起来是不是个合适的代餐?
妈的接下来的骚操作我瓜都掉了,在地上摔碎了!

阿莲修习的武学,越练眼睛越瞎,明月尘去给他找药治眼睛,结果中途和妹子好上了,和妹子掰了后带娃回去了。阿莲等了他好几年,知道明月尘有儿子后把药扔火里。明月尘还问都没问这事。
妈个鸡,只是好朋友好兄弟别人生娃那关你啥事,明月尘问都不问下这操作更骚了,钢铁直男肯定不知道为啥会惹对方生气,怎么也会问问的。你知道阿莲喜欢你,你伤了人家的心吧???你俩是真有一腿吧??阿莲眼睛不好你去找药肯定感动死了,然后你给人找药的时候就把着妹生了娃。阿莲居然没打死你,可能因为你俩地位和武力值差不多,想打也打不死,要么就是真爱了。

这俩在游戏的玩家时间线显然已经和好了,我打破头也想不出这怎么能和好呢。长生说应该是睡服了吧,好嘛,那就睡服了吧
可是我还是意难平,怎么和好了呢
 
蕊嬷嬷也有毒,mmp

小时候看过数码宝贝3,租的DVD看的也没看完,前几天偶然B站飘过一条弹幕说数码宝贝系列第三部剧情最好,最黑,也不像子供。突然有点兴趣就重刷了一遍。emmmmmm我确信小时候我没看懂了。

作为一个子供向,它的叙事手法是很幼稚,信息量却一点也不子供

占下TAG说点本子的事。

昨天有人申请退款啦,我想起来还是强调一下,本子是没完成的,提早开预售是因为只做一个十元本运费就比本子本身贵有点坑。本来准备的是已经完成的那本先印,但是完全没有姑娘只拍了那一本,so其实两本都还没有下印……

要退款的话就趁现在赶紧吧,免得下印之后麻烦。感谢提前这么久下单的姑娘们,还是请大家想好了能不能等到真出本的时候,那个时候还在不在圈里这个问题,现在还没印,不用不好意思退_(:з」∠)_

再过段时间跑单就真的会给我带来麻烦了

【谢沈】侧耳倾听(七)

(一)(二)(三)(四)(五)(六)

其实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要把时间线打乱了写。导致的结果就是其实基本上所有剧情都早就想好了,但是我不知道要穿插在哪里﹁_﹁

果然还是该好好打大纲,怎么就是不长记性

----------------

(七)

谢衣的经纪公司是乐家的家族企业,沾了乐无异的光,谢衣得到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拥有同行中难以想象的自由,他在工作的选择上几乎不受任何限制,这对谢衣现目前的本职工作而言是非常难得的。代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每日发布的内容是由团队策划的,起一个安抚粉丝情绪的作用,否则以谢衣缺席的活动数量,粉丝又要臆测他受到什么迫害,被雪藏了。在正式巡演之前,谢衣没有打算告诉粉丝他正在做些什么,沈夜原本就不待见他,若是热情的粉丝扰乱了他们的工作,恐要节外生枝。


回忆了一番初恋的美好往事,辅以已经修炼得成熟精湛的唱功,即使现在的心境已经和当初完全不同了,谢衣也不会让华月在同一个问题上再挑一次毛病。不止华月,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掌声雷鸣。


“不愧是大明星,完美!”

华月即能在蛋里挑骨头,也不会吝啬夸赞,谢衣当年能演,自然就没有现在反而演不了了的道理。谢衣和新团队磨合得很快,不用等到正式演出,不出几天的功夫就交了个漂亮的答卷。


“可惜他没听到。”

谢衣有点小失落,如今的他其实也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向沈夜证明他可以,他是对的,他只是想让沈夜听听看,然后对他说点什么。那个人曾经会用上扬的语调说“这点小事都做不到还做什么我的徒弟”;也会远远的看着他,在视线交汇的一刹那向他点点头。甚至像分别的时候一样毒辣地将他说个一无是处也可以,只要是沈夜开口,他愿意听。


“你急什么,跑得了和尚还能跑了庙?阿夜出演大主教,早来晚来都肯定得来。”

“我知道,可是我想他了。”

谢衣对华月说这些,其实是有目的的,凭沈夜的敬业程度不会在工作上使性子这不假,但谢衣不想这么被动。

“机会是可以创造的,我觉得今天晚上就不错。”

华月是个聪明人,这是谢衣有求于她,做个顺水人情也没什么不好。


团建,一个荒唐却又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沈夜想说不,华月和沧溟在他开口之前先一步扣给他一个破坏剧团和谐的帽子。纵使沈夜再伶牙俐齿,也说不过已经提前备好了数套说辞的两张嘴,这下再有千百种不乐意也阴沉着脸来了。饭桌上谢衣数次向沈夜搭讪,见沈夜不理会他,也只好尴尬一笑,埋头吃饭。众人心知肚明这所谓“团建”其实只是给两个人准备的,也都迅速解决战斗好早点离席,桌上最后除了谢衣和沈夜以外,只留下了华月和沧溟协助谢衣,帮忙拦下几次试图离开的沈夜。给二人创造了独处的空间,华月和沧溟也就不打扰两人说话,找个借口开溜,这下终于能有点宝贵的独处时光。


打了无数的腹稿,准备了千言万语,真到了需要用的时候谢衣反倒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能说什么呢,他知道沈夜想听什么,但纵使由沈夜开口问,他也只会告诉沈夜他不后悔。其他的,即便谢衣想说,沈夜八成也不想听。他们保持着默契的沉默,良久,终于由谢衣打破了它。


“你看起来挺好的。”

“你不回来的话我会更好。”沈夜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谢衣愣了一下,这天是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沈夜比他想象得更不想跟他说话。于是他起身,走到沈夜身后,从背后抱住了沈夜。他差一点以为沈夜真就那么绝情,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谢衣只需要在沈夜耳旁吹气,怀里的人就立刻软了身子。


“阿夜明明也很想我。”接着谢衣放开了沈夜,再晚一步,恐怕沈夜会动手。他的初衷并不是惹沈夜讨厌。


接着霸道的吻落在了谢衣唇上,鼻腔中弥漫的是熟悉的气息,带着沈夜常用的清淡的古龙味道。四片唇瓣相接的触感又暖又软,沈夜的舌不费吹灰之力的探进谢衣的口腔,这吻来得突然,让谢衣尚且来不及反应,仿佛回到了数年前的热恋中。时间已经过了太久太久了,一切都如同一个恍若隔世的梦。梦醒时分,沈夜用拇指擦去唇角的津液,投给他一个玩味的笑。


“去开房?”沈夜就带着那样的笑容对他说道。

“现在?”谢衣有些没跟上沈夜的节奏,这中间发展得太快太快,他有些懵。

“要做就走,不做就滚,我可忙得很。”


总算明白了沈夜的意思,谢衣捏紧了拳,指甲陷入了掌心,他全部的涵养用于维持他能平静地和沈夜说话上:“在你眼里,我回来找你就只是为了这个吗?”

“那不然呢?”


仅四个字,犹如一条狰狞的爬虫牢牢缚在谢衣的心尖。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从前的沈夜说过的最过分的话,也不过是质疑他的业务水平,何曾会像现在一样肆意侮辱他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