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谢沈】侧耳倾听(二)

(二)

5年的时光很漫长,然而忙碌到无暇他顾却可以冲淡时光。谢衣现在可是圈内名人,尽管他骂声也同样不小,但他积累到足够的粉丝数量的时候这些就完全不是需要他操心的问题了。他的今天与他的努力脱不开关系,好友叶海曾经调侃过这或许跟他有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蛋关系更大,那又如何呢,长相是他的资本之一,能为他带来关注度,这就足够了。


遥想5年前,谢衣也只是个偶然让观众眼前一亮的新人。


那时团队刚刚接受了他这个刚从音乐学院毕业的新人,冬日里聚个餐团个年,放个长假大家回去与家人团聚,欢声笑语将整个世界装点得灯火通明,只有谢衣触景生情内心酸涩昏暗无光,为了不打扰大家的好兴致谢衣一句话都没说,坐在角落里不起眼的位置,准备在大家都尽兴后离场。离开酒店后很不凑巧地下起雨来,谢衣一抬头雨滴正好砸在他的睫毛上,再看周围被雨滴折射得梦幻斑斓,恍如隔世。一辆白色的车就这样停在他跟前,车窗缓慢打开,露出沈夜略带着诧异的脸。


“怎么还不回家再这淋雨?家人该等急了,要么我送你一程?”

“我没有家。”

消沉得和平日的开朗活泼判若两人的样子被发现了让谢衣手足无措,一开口就说错了话,气氛十分尴尬。

“上车再说。”这个口误背后大概是一个故事,不管是什么原因,淋雨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沈夜率先发出邀请。


“不是没有家,是没有家人会等我了。”坐在副驾驶的谢衣平静得像是在叙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他已经恢复了理智,做回那个开朗元气的谢衣,“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出了一场意外,车祸带走了双亲。后来学费是贷款垫付的,我平时会去酒吧之类的地方弹唱赚点钱。”

沈夜没有继续追问什么,起初问了谢衣的住址,中途却一个调头往相反的方向开去,车停下时谢衣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小区。

“是我家,其实我跟你一样,不过我还有一个妹妹陪我。”沈夜搭在谢衣肩膀上的手略微施加了力道,再多做出什么安慰略显矫情,沈夜在前面带着路,谢衣跟在了后面。


沈夜虽然年龄比谢衣大不了几岁,论实力和作品积累却称得上是谢衣仰望的前辈大神,谢衣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沈夜撞见他灰心丧气的样子,还被沈夜捡回了家,甚至被沈夜叫去帮忙,现在在厨房一脸茫然。


“我不会这些。”谢衣对自己的定位明确,思考几秒之后怕沈夜嫌弃他好吃懒做,又解释道:“我做的馅料大概全世界也只有我能吃得下去了,如果沈前辈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尝试一下?”

“算了,还是我来吧,你只要把馅料包在饺子皮里就行。”


很快沈夜便发现谢衣没有说谎,尽管谢衣对待那些饺子皮和饺子馅的态度一丝不苟,做出来依旧像小孩子捏的泥鳅,下锅以后成功糊成了一锅面粉肉糊。内心感慨一下这不知是父母还在的时候太幸福了,还是活得太不讲究了,沈夜把帮倒忙的谢衣推进客厅和小曦一起看电视,自己在厨房忙下忙下。没过一会厨房里已经摆不下做好的生饺子了,多余的放在饭厅的桌子上,谢衣看那些饺子巧夺天工晶莹剔透,皱褶捏得像个含苞待放的花蕾,心里又是喜爱又是羡慕,还有几分帮不上忙的愧疚,便用纸巾包了一个,悄悄往口袋里揣。沈夜又搬来了新做好的饺子恰好撞见,惊得谢衣一个激灵。


“你在做什么?”

谢衣涨红了脸,卯足了劲才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我想带回去研究研究。”

“不用不好意思,你想带多少回去都行。”


尽管沈夜会错了意,看到沈夜捡了一整口袋的饺子准备让谢衣带回去的时候谢衣胸口溢着一股暖意,吃上热气腾腾的饺子的时候蒸汽又扑上了睫毛,这回是真的有水滴掉下来了。


“我以后能经常来蹭饭么?”谢衣小声说着:“不吃白食!我可以帮忙收拾,食材也由我来买!”

谢衣对沈夜而言算不上很熟络,团队里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新人,这样的请求有些冒昧,但是鬼使神差的,沈夜居然答应了下来。


“下一个剧团会准备排练德版莫扎特,主角还没定下来,你可以试试。”

“我?可我是个新人……”

“新人又怎样,只要实力强劲,没什么不可能。”

“可是……”谢衣仍有些惶恐,比他厉害的前辈剧团里能抓出来好多个,怎么排也轮不上他,而且他不认为他初次登场能够胜任主角这样重要的角色。

“你音色条件不错,可以先试试。备选人挺多,行不行还得看你自己,拿捏不准的可以来找我对戏。”


这确实是个机会,无论结果如何,谢衣想拼尽全力去把握它,就算只为了一句沈夜的肯定。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