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谢沈】侧耳倾听(三)

(三)

那些旋律和歌词早就刻进了谢衣的骨血里,谢衣张嘴就能唱,不走一句音,不串一句词。


“我是大调,我是小调,是和旋,是旋律。一音符即一词,一音调即一句,我借它们将我的心声表达。我是节拍,是休止符,是不和谐的音符,是完美的和声;我是乐声的强弱,是舞乐,是狂想曲;我是,我就是音乐!”


发音完美,甚至连换气都能隐藏得微乎其微,谢衣这些年的成长简直可谓是改头换面。可是华月觉得即使技艺精湛到挑不出毛病,却始终有哪里少了点什么。


“谢衣,我说了你别生气,也有可能是我记忆美化,你那时候比现在灵多了,现在的话怎么说呢,感觉有点匠气。”

“好久没唱这段了,得找找感觉先,你放心,正式演出时绝对不会这样的。”谢衣尴尬地笑笑回应,倒不是客套,谢衣自己也不太满意。匠气是个贴切的形容词,被磨平了棱角,消耗了灵气,可不就成了个乐匠了不是。


先找找感觉,那时候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呢,谢衣惊讶的发现连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了。


“我是大调,我是小调,是和旋,是旋律。一音符即一词,一音调即一句,我借它们将我的心声表达。我是节拍,是休止符,是不和谐的音符,是完美的和声;我是乐声的强弱,是舞乐,是狂想曲;我是,我就是音乐!”


原本只是与沈夜分享一下练习成果,沈夜听完后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睁大了眼睛,双唇微张,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原来沈夜会有这样生动的表情,谢衣有些意外,同时又有些忐忑,他期待又不安地等待着沈夜的评价。


“怎么样?”

“你再练练别的歌,这个角色就定你了。”


本来希望能从沈夜那得到些建设性意见却被钦点了的感觉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谢衣还没能消化完这些信息,沈夜就连他的顾虑也一一排除了。


“其他人的意见你不用管,由我来说服,你学的每一句都先给我听一遍,时间晚了先住在我家也行。”


从头到尾都没有过问过谢衣本人的意见呢。沈夜是个强势的人,实力强地位高,在对待谢衣的问题上也是一样,容不得半点反对意见。由于沈夜的强势可给谢衣无端招来了不少流言,沈夜置若罔闻。就连那个雨夜,他们从陌生到相恋的契机,都是沈夜伸手将他拉上车的。

谢衣是因为沈夜的强势而被成就,也因为沈夜的强势而……不对,即使锋芒被沈夜掩盖,谢衣也一直不是一个弱势的人,人都是很固执的,在选择哪条路的时候是半点都不能强求,只有分手,是谢衣自己决定的。


不过有一点谢衣很赞同,只要足够强大,流言蜚语能撼你何。在沈夜的坚持下谢衣没日没夜地练习,果真成果喜人,沈夜满意得很。谢衣是热爱音乐的,有人说把兴趣作为职业会消磨掉兴趣,谢衣相反,那是属于他的舞台,怀揣着梦想,眼里含着星光,音乐没有使他疲惫,音乐让他快乐,因为他是,他就是音乐!


那么华月所说的灵气是什么呢?大概就是怀着一腔热血,心无杂念,纯粹的喜欢着唱歌吧。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纵使谢衣仍然是那个深爱着音乐的谢衣,心里也总会计较些什么了。


谢衣所有的闲暇时间用用于练习上了,沈夜是个称职的老师,谢衣的每一场对手戏只要谢衣愿意练,他就陪练。沈夜包揽了所有和谢衣有对手戏的角色,除了原本就由他出演的科洛雷多主教外,还有父亲,姐姐,朋友,甚至妻子等。也就只有多人和声沈夜办不到了。


“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你自己。”

“我能接受你的一切,在你的身边我能更好的认识自己。”

“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一定可以。”


谢衣还没能记下歌词,而这本来也不属于沈夜的唱段,两人一人捧着一本台本,唱完后谢衣用台本遮住半张脸只露出眼睛偷偷看沈夜的表情,不料正好对上了视线。两个人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表情,一同偷看对方。

谢衣愣住了,沈夜也没缓过劲来。最后沈夜轻咳两声,表示谢衣这一段唱得太单薄了,不够深情。这个评价一点都不专业,甚至不准确,哪有刚刚才情丝暗生,还蠢蠢欲动的时候就唱得一往情深的。沈夜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想说点什么好转移谢衣的注意力而已。


要再深情一点么?谢衣专注得看着沈夜别过头去假装研究台本的侧脸,他也觉得他们可以在一起。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