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三谢沈/乐夏】神奇精怪在哪里(七)

“师父呜呜呜……呃……师父嗷嗷嗷,嗝……”

从乐无异醒来开始就哭得抽抽噎噎,上气不接下气,把谢偃和谢衣都吓了一跳。那位夏氏公子离开前嘱咐谢偃好好安慰乐无异,然而事发偶然又事态严重,沈夜和夏夷则连坐下来歇歇脚喝杯茶的时间都没有就又马不停蹄地出门了,谢偃来不及询问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异,怎么哭了?”谢偃在乐无异面前坐下,伸出手想摸摸乐无异的额头,够不到,又若无其事地收回来。

乐无异竭力忍住眼泪调整呼吸,好让自己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居然还能见到师父,我太高兴了。”

“为师不放心……”

不料乐无异呜哇一声哭得更伤心了,谢偃那句拜托沈先生和夏公子回去看看你尚未解释就被打断,谢偃心里更纳闷了,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大概也被吃掉了呜呜呜,师父你知不知道那个坏人是怎么料理我的啊,清蒸的还是红烧,有没有加八角我讨厌八角……对了还可能是火锅……”


不打扰兀自沉浸在悲伤中纠结是小火慢炖还是大火爆炒的乐无异,谢衣悄悄拉住谢偃进行小声交流:“阿偃,这是你徒弟?”

“没错,无异是在下的弟子。”

“别是个傻的吧?”

“无异天资聪颖,假以时日必能成为同在下一般优秀的偃术大师,他只是……唉,在下亦不知他与沈先生和夏公子有什么误会。”


乐无异没有沉浸在悲伤中太长时间,因为他发现他脑内了一番柯基的100种吃法之后居然有点饿了。死后和生前生活没什么两样,连饥饿都完美复制了。

“师父师父,死了以后在哪里找食物啊?”

“傻无异,你是不是睡迷糊了,自然是活着才需要食物。”

“啊?我没死?师父你也没死?让我试试是不是真的,得罪了师父!”乐无异用肉垫重重拍在谢偃身上,痛得嗷嗷直叫。

目睹这一切的谢衣觉得这只柯基简直太有趣了,可以跟他做个朋友。


“师父你是说,是那个穿毛毛领的公子哥儿把我交给你,还嘱咐你好好照顾我?”听完谢偃描述当时的情景后乐无异陷入沉思,原来坏人的朋友也不都是坏人啊,他即没有欺负自己也没有想吃师父,而且长得还……这是乐无异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头顶的密布的乌云仍在持续汇聚,成了可怖的黑色,撕裂长空的闪电和惊天动地的炸裂声响从沈夜和夏夷则出门起就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天劫,修炼近千年的大妖都会经历,天雷轰顶过后如若存活则妖力突飞猛进,届时即便是除妖师在它面前也不过是渺小的蝼蚁。城市中存在这样足以毁灭数十万人的大妖本就是除妖师的失职,事出紧急邻近的除妖师也会前往增援,如果能达成共识不伤人并远离人类活动范围那再好不过,如果不行,那势必要赶在渡劫完成之前让城市里不存在这样一位大妖。


“沈先生有没有觉得,这比起天劫,更像是……”

“一场恶作剧。”沈夜道。

他们所感知的妖气微弱到莫说是渡劫的大妖,怕是连修成人形都有些困难。


“连自己的藏身之处都不知掩饰。不,应该是无法掩饰。”沈夜勾起嘴角,妖怪的位置已经锁定在面前这栋荒废的老式住宅楼内,他要会一会这只小妖怪。最好赶在闻讯而来的同行到达之前,免得他们白跑一趟。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