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谢沈】侧耳倾听(六)

恢复更新_(:з」∠)_

目测周更吧,没意外的话。

就是个狗血文,所以梗也都是狗血常见梗

(一)(二)(三)(四)(五)

--------------------

(六)

沈夜瞒了谢衣一件事。谢衣早就知道沈夜有心事没有告诉他,但在那么多快乐而漫长的时光里,沈夜从未提起过这件事,并且这件事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影响。谢衣觉得,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就作为沈夜自己的秘密,留给恋人一些小空间。


可是这并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如果谢衣当初深究到底的话,或许某些结果并不会改变,但谢衣一定会换一个时间,换一种方式,至少不会让沈夜独自面对世上最残忍的别离。


初次亲热过后谢衣睡得有点沉,两人都是初尝肉味,远比想象中更美好的身心纠缠让他们除了沉溺以外别无选择,长时间的大体力消耗让一向作息时间良好的谢衣也懒了床,睁眼的时候被窝旁边的位置已经冷了。饭桌上摆放着一个餐盘,外表金黄嫩而不焦的煎蛋呈放在盘中,搭配的是全麦面包和一小杯牛奶。样式虽然简单,可是在昨夜那样的体力消耗过后沈夜还能提前起床给他准备好早饭,谢衣心里是甜蜜蜜美滋滋的,只不过由于自己懒床太久没能和恋人共进早餐有少许遗憾。


其实沈夜没有出门,而是在阳台接听一个电话。挂断之后谢衣正好起了床,正在享用他提前备好的早餐。“阿夜早!”见到沈夜之后谢衣眉眼一弯露出笑容来,他嘴角还有未干的奶渍,笑得却格外耀眼,仅仅一个笑容就让沈夜暗暗动摇了自己刚做下的决定。沈夜坐在谢衣对面看他嘴唇张合着进食,能以恋人的身份这样看的时间没想到如此短暂,沈夜一动不动,目不转睛,表情有些古怪。谢衣没有吃很长的时间,他察觉到了沈夜不自然的表情动作,决定率先打破这尴尬的宁静。


“怎么了阿夜,我脸上有东西?”

“昨晚的事你忘了吧。”

“什么意思?”谢衣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他想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明明答应了,这么快就要反悔。

“我是说我昨晚想了一夜,你还小,明明还能走别的正常人走的道路,外面的人瞎说些什么你我都不承认他们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来……”沈夜不擅长说谎,连接口都是刚刚临时编的。但是谢衣一心急,竟没识破这拙劣的谎言。

“你要赶我走吗?让我无家可归吗?”

无家可归绝对是谢衣在沈夜面前夸大卖可怜,可是谢衣虽然眼里没泪,沈夜却总觉得如果拒绝,谢衣会立刻哭给他看,这个到了嘴边的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你只是接受了一些我的小恩小惠产生了一些错觉,对我有点依赖罢了,其实这不算什么,那些女孩子们只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来关心你,你看中了谁就主动去追求,她们同样能关心你照顾你……”

“我就喜欢你,我只想追求你!”

“可是你跟我在一起,未来有多辛苦你根本难以想象!”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


一颗赤子之心被捧在手心里抵在眼前,沈夜不动容是不可能的,心软时就容易一不小心吐露真心。见沈夜放软了态度,谢衣知道事情有所转机,就大着胆子去拥抱沈夜,沈夜在他怀里微微发着抖却没有反抗也没说出更多拒绝的话来,半晌,沈夜用颤抖的手回抱住了谢衣。初衷的确是为谢衣着想,可是沈夜毕竟不是圣人,他有私心,做不到将温柔炙热的光芒拒之门外,他觉得现在赶他走那他的余生也再难遇到下一个谢衣了。


沈夜这张嘴一开口就惊世骇俗,刚体验了一圈云霄飞车的谢衣可不敢再放他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出来,细密的亲吻一遍又一遍地覆盖上沈夜的嘴唇,一开始只是小心翼翼试探,没想到沈夜竟然真的有所回应,谢衣残存的理智也一扫而空了。白日宣淫又如何,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能阻碍他们的只有体力这样的客观因素,谢衣早上睡饱了,精神头还足着呢。


谢衣再一睁眼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宣泄过两次之后他们决定去睡个午觉。得到恋人不会再反悔的承诺之后谢衣睡得很安稳,沈夜却没办法像谢衣一样放松,他无论睁眼还是闭眼,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早上的电话是小曦打的,带来的消息却如同晴天霹雳。


“如果不是没钱自己做手术,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了?”

沈夜狠咬下唇,命运跟他开了个恶劣的玩笑。沈夜上一次经历这样的玩笑的时候,他坐在教室里手机响个不停,那时天空暗了暗,雷鸣和暴雨就一同降临了。沈夜听见电话的另一边一个声音平淡而冰冷地说,你是机主的儿子吗,你的双亲出了车祸,现在抢救无效……他后来接着说了什么沈夜已经听不清了,只有屋外的炸雷一声一声响着。

“中期癌症,也不是太糟,哥哥也不要太担心了。”电话另一边女孩的声音依旧带着甜美温柔的笑意,仿佛病症并不是出现在她身上。

“还不糟,那什么才叫糟。”沈夜努力掩饰着他发抖的声音,沈曦不告诉他是为了不让他担忧,他当然不能辜负妹妹的心意。

“医生说医好的概率还是很大的,我觉得一定没问题。”

“嗯,会没问题的。”作为长兄,沈夜反而是被妹妹安慰的那一个。此刻再多的悲伤再多的委屈他不能多说,能表达的也只有对沈曦的祝愿。

“没事的话我先挂了,哥哥再见。”


财力方面沈夜决定自己解决,不到万不得已这件事不能让谢衣知道。这样牵肠挂肚的滋味,一个人体会就足够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