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谢沈】侧耳倾听(七)

(一)(二)(三)(四)(五)(六)

其实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要把时间线打乱了写。导致的结果就是其实基本上所有剧情都早就想好了,但是我不知道要穿插在哪里﹁_﹁

果然还是该好好打大纲,怎么就是不长记性

----------------

(七)

谢衣的经纪公司是乐家的家族企业,沾了乐无异的光,谢衣得到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拥有同行中难以想象的自由,他在工作的选择上几乎不受任何限制,这对谢衣现目前的本职工作而言是非常难得的。代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每日发布的内容是由团队策划的,起一个安抚粉丝情绪的作用,否则以谢衣缺席的活动数量,粉丝又要臆测他受到什么迫害,被雪藏了。在正式巡演之前,谢衣没有打算告诉粉丝他正在做些什么,沈夜原本就不待见他,若是热情的粉丝扰乱了他们的工作,恐要节外生枝。


回忆了一番初恋的美好往事,辅以已经修炼得成熟精湛的唱功,即使现在的心境已经和当初完全不同了,谢衣也不会让华月在同一个问题上再挑一次毛病。不止华月,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掌声雷鸣。


“不愧是大明星,完美!”

华月即能在蛋里挑骨头,也不会吝啬夸赞,谢衣当年能演,自然就没有现在反而演不了了的道理。谢衣和新团队磨合得很快,不用等到正式演出,不出几天的功夫就交了个漂亮的答卷。


“可惜他没听到。”

谢衣有点小失落,如今的他其实也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向沈夜证明他可以,他是对的,他只是想让沈夜听听看,然后对他说点什么。那个人曾经会用上扬的语调说“这点小事都做不到还做什么我的徒弟”;也会远远的看着他,在视线交汇的一刹那向他点点头。甚至像分别的时候一样毒辣地将他说个一无是处也可以,只要是沈夜开口,他愿意听。


“你急什么,跑得了和尚还能跑了庙?阿夜出演大主教,早来晚来都肯定得来。”

“我知道,可是我想他了。”

谢衣对华月说这些,其实是有目的的,凭沈夜的敬业程度不会在工作上使性子这不假,但谢衣不想这么被动。

“机会是可以创造的,我觉得今天晚上就不错。”

华月是个聪明人,这是谢衣有求于她,做个顺水人情也没什么不好。


团建,一个荒唐却又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沈夜想说不,华月和沧溟在他开口之前先一步扣给他一个破坏剧团和谐的帽子。纵使沈夜再伶牙俐齿,也说不过已经提前备好了数套说辞的两张嘴,这下再有千百种不乐意也阴沉着脸来了。饭桌上谢衣数次向沈夜搭讪,见沈夜不理会他,也只好尴尬一笑,埋头吃饭。众人心知肚明这所谓“团建”其实只是给两个人准备的,也都迅速解决战斗好早点离席,桌上最后除了谢衣和沈夜以外,只留下了华月和沧溟协助谢衣,帮忙拦下几次试图离开的沈夜。给二人创造了独处的空间,华月和沧溟也就不打扰两人说话,找个借口开溜,这下终于能有点宝贵的独处时光。


打了无数的腹稿,准备了千言万语,真到了需要用的时候谢衣反倒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能说什么呢,他知道沈夜想听什么,但纵使由沈夜开口问,他也只会告诉沈夜他不后悔。其他的,即便谢衣想说,沈夜八成也不想听。他们保持着默契的沉默,良久,终于由谢衣打破了它。


“你看起来挺好的。”

“你不回来的话我会更好。”沈夜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谢衣愣了一下,这天是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沈夜比他想象得更不想跟他说话。于是他起身,走到沈夜身后,从背后抱住了沈夜。他差一点以为沈夜真就那么绝情,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谢衣只需要在沈夜耳旁吹气,怀里的人就立刻软了身子。


“阿夜明明也很想我。”接着谢衣放开了沈夜,再晚一步,恐怕沈夜会动手。他的初衷并不是惹沈夜讨厌。


接着霸道的吻落在了谢衣唇上,鼻腔中弥漫的是熟悉的气息,带着沈夜常用的清淡的古龙味道。四片唇瓣相接的触感又暖又软,沈夜的舌不费吹灰之力的探进谢衣的口腔,这吻来得突然,让谢衣尚且来不及反应,仿佛回到了数年前的热恋中。时间已经过了太久太久了,一切都如同一个恍若隔世的梦。梦醒时分,沈夜用拇指擦去唇角的津液,投给他一个玩味的笑。


“去开房?”沈夜就带着那样的笑容对他说道。

“现在?”谢衣有些没跟上沈夜的节奏,这中间发展得太快太快,他有些懵。

“要做就走,不做就滚,我可忙得很。”


总算明白了沈夜的意思,谢衣捏紧了拳,指甲陷入了掌心,他全部的涵养用于维持他能平静地和沈夜说话上:“在你眼里,我回来找你就只是为了这个吗?”

“那不然呢?”


仅四个字,犹如一条狰狞的爬虫牢牢缚在谢衣的心尖。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从前的沈夜说过的最过分的话,也不过是质疑他的业务水平,何曾会像现在一样肆意侮辱他的人格。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