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驼全灭

皮下食人花。曾经是公马,现在大部分时候我一个人用,偶尔帮亲友发布。隔壁发梗马甲依然是公马。本事不大但是脾气不小。底线是拉踩,拉踩除了丽丽风琊等原作反派的任意角色都滚。

【谢沈】侧耳倾听(八)

(一)(二)(三)(四)(五)(六)(七)


(八)

五年让沈夜变化了很多,变得让谢衣不认识了。谢衣回忆了一下从前沈夜,沈夜也和他生过气,两人真正在一起后才发现其实对对方的了解一点都不深入。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的问题都不值得一提,谢衣在这上面总结出不少经验,尽管他对沈夜的评价说出来后他所有的小伙伴都表示不敢苟同,谢衣任然坚持那是他们都没有眼光。


沈夜是黑夜中的灯塔,是阴霾中的明灯,是苍穹中的孤月……如果不是那时华月和瞳一致要求他打住,他还能继续吹个百八十字的。除此之外,沈夜说话还时不时的需要反着听。他第一次质疑谢衣的业务水平的时候其实一点都没有生气,谢衣从他通红的耳根看出来,他其实还挺高兴的。


那时候他们刚同居不久,谢衣偶然间听闻沈夜出演过一台剧,效果整体不算糟,但沈夜的高音完成度也远远算不上优秀。沈夜那年比谢衣还小几岁,只是个在校学生兼替补,原以为是没有机会登台的,可谁知道主演那几天家里出了点大事,沈夜被赶鸭子上架般推上了舞台。这一场表演网络上没有任何视频音像资料流传,只有少数较为年长的粉丝神神秘秘的交流沈夜当年有多青涩可爱,技巧不成熟转音还有点奶声奶气,最难的那几句分明可以降调来提高整曲完成度,他却认认真真用原调唱完了,可惜有点小破音。


谢衣混迹于沈夜的粉丝群中从来都是掌握着第一手资料的大佬人设,居然头一回听说有他不知道的剧,几位姐姐那带有奇怪的偏向性描述十足的勾起了谢衣的好奇心,此时他比任何人都抓心挠肝的想看沈夜表演的万世巨星。

这可是一个全网都没有的资源,谢衣能想到的唯一能让他重见天日的途径就只有靠内部资源了。谢衣问遍了与沈夜同龄或者比沈夜年长的朋友,得到的结果是确实有录像,但由于当时沈夜是替补,仅上台了一次,录像还会保留下来的希望不大,但当时刻了一张碟作为沈夜的首秀纪念送给了他。

谢衣在家中提过此事,沈夜当时的回应是“黑历史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想听我唱歌看近几年的录像就成。”


并不是想挖掘谁的黑历史,我只是想看看以前的你呀。

既然恋人已经明确拒绝,谢衣也不想触恋人的霉头,想看那就只有自己偷偷找。趁着沈夜不在家的功夫,谢衣手脚麻利地翻出了觊觎了许久的碟片,笔记本里已经提前装好了解码器,插上耳机,鼠标放在最小化的按键上,像做贼一样开始观赏青涩的恋人。若不是这是专程给沈夜留作纪念的录像,谢衣甚至怀疑摄影师对沈夜图谋不轨,沈夜的各种角度清晰特写应有尽有,额角的毛汗,微红的嘴唇,若隐若现的锁骨。

正如那些粉丝群里的人所言,这不是一份完美的表演,瑕疵还不小。但沈夜的表演却能带动观众的情绪,将耶稣的痛苦挣扎刻画得入木三分。谢衣沉浸其中,完全没有发现提前回家的沈夜,直到被夺走了鼠标,关掉了播放器。沈夜看起来很不高兴,谢衣也不敢多作解释,沈夜不提这事谢衣也不提,就当它就这么过去了。


谢衣最后还是如愿得到了这盘碟,那天是一场内部小型音乐会,来的不是业内人士就是业内人士的亲朋好友。谢衣唱的就是这首被沈夜认定为黑历史的,万世巨星中的曲目《客西马尼》。一曲下来沈夜的表情可谓是变换莫测,起初是赞赏与欣喜,恨不得昭告天下谢衣是他的徒弟,后来就是是震惊与失望了,谢衣不用看都知道沈夜的脸色肯定越来越黑,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则,谢衣用自己的方式将沈夜当年那场客西马尼复原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高音依然很刺耳不太好听,但谢衣没有破音,完成度高一些,在大家看来这是他自己独特的演绎方式了,是一场瑕不掩瑜的表演。只有沈夜不一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下来后他摆着一张臭脸质问道:“好啊,就唱成这个样子,你到底想不想好好唱歌!”

不料谢衣却笑眯眯道:“我也有黑历史了,不光阿夜看到了,大家都看到了,我们扯平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大的不满没发泄出来,沈夜对着这张脸就泄气了一大半。他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戳了一下谢衣的额头,“你呀,好的不学。客西马尼的高音最受大众认可的唱法是用甜美的假音滑上去的,不是我那样的高音全靠吼。”

“我知道啊,可是那是阿夜的唱法,我喜欢。可惜阿夜不让我看。”


到他们分手之前,沈夜每一次与他发脾气,不过是些恋人间的小打小闹。沈夜说话不好听,但他嘴硬心软,心肠是不坏的。

刚走到饭店门口,谢衣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想逼自己离开,却没见他从那个门出来,他为什么自己不走呢。心中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谢衣快步折回原来的位置,服务员已经开始打整桌上狼藉,沈夜却不在那。


“他去哪了?!”谢衣揪起服务员的衣领,在服务员错愕的眼神中发现自己的失仪,“对不起,我是想问,刚刚坐在这里的那位先生去哪里了您知道么?”

服务员为他指了一个方向,谢衣连连到谢后,一头扎进了洗手间。酒精和胃酸融合,散发出的味道可谓销魂。胃里的东西几乎吐空了,沈夜扶着洗手池墙面上的镜子,一下一下不住地干呕着。谢衣伸手抚上了沈夜的脊背,轻轻地拍打,直到沈夜稍稍平复下来,谢衣哑着声音道:“我送你回家好吗?”


万世巨星的录像其实谢衣不是在音乐会那天得到的,沈夜在发现他偷看的当晚就将它塞进了谢衣的床头柜。只是谢衣以为沈夜生气他偷看的行为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直到音乐会那天。

沈夜其实从来都没有变过。

 


评论(4)

热度(43)